推荐新闻

联系我们

联系人:魏元栋
电话:021-51816731,51816732
传真:021-51816733
邮箱:rcdq123@163.com
地址:上海市翔殷路128号上海理工大学国家科技园1号楼D座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 技术文章 > 新闻正文

外资火电商在中国的最后大撤退
作者:锐程电气  来源:锐程电气  发表时间:2012-04-10 浏览次数:

      三月的山西依然春寒料峭,位于晋城市阳城县郊区的阳城国际发电有限公司通过超高压线路,向760公里以外的江苏淮阴输送着2100兆瓦的电力。这曾是我国第一个跨大区远距离超高压交流发输电工程,也是美国AES(AES Corporation)公司在中国控股的最后一家仍在运行的火电厂。再过几个月,AES也将不再出现在阳城发电的股东名单上。


        眼下,AES正在为其在中国的火电资产寻找买家,根据估算,交易额为3-4亿美元。在残酷的中国火电市场,AES先后避开了2000年、2004年两次外资火电商撤出中国的浪潮。而这一次,却由它开始,酝酿起了外资火电商在中国的最后大撤退。


        美国AES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电力公司,也是1990年代初首家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电力生产商。中国电力[1.80 9.76%]体制改革之后,经过几轮外资撤退,该公司成为目前仍在中国运营的为数不多的外资发电商之一。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在接受《能源》杂志采访时表示:“传统电厂生产成本不断升高,电价下调使AES火电业务面临诸多压力,而新能源发电已成大势所趋。出售传统电厂而发展新能源电厂,是AES的战略转变。”


        冒进
        总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AES,是全球最大的独立电力公司,目前业务遍布全球近30个国家,总装机量超过4.4万兆瓦。1981年,公司成立之后,AES就在其创始人丹尼斯?巴克(Dennis Bake)和罗杰?桑特(Roger Sant)的带领下,开始了一段长达20年的惊悚扩张之旅。


        丹尼斯和罗杰因为卡特的政府管制效用研究项目而相识。在当时全球公用事业私有化进程加快的背景下,他们意识到,一旦政府放松或者解除对公用事业的管制,新的市场机会就将喷薄而出。


        于是,他们成立了一家叫做Applied Energy Service的咨询公司(即后来的AES),推出了能源效率业务(显示工业公司如何节电),创造了全球第一个碳中和业务(在瓜地马拉岛种植了几百万棵树木用以抵消美国康涅狄格州一个火电厂的碳排放),并带领公司积极开发未知市场(如墨西哥、约旦)。用丹尼斯的话说,“当时满脑子创意。”他们的目的是要做一家不一样的公司。


        1991年,AES上市时,招股书上写着:诚信、公平、有趣和社会责任——是比底线更重要的东西。上市之后,公司扩张的步伐变得更加大胆和激进。他们在全球各地跑马圈地建立电厂,并四处借钱。当时,每天总会有一个地方能听到AES的火电厂叮叮当当的建设声,公司的员工也从1400人迅速增长到5万人。


        2000年,AES第一次迎来了它的顶峰时刻:它闯进了《财富》500强,股价突破70美元/股。“其实,我们是在测试一个公司成长的极限。”AES前CEO保罗?何励恒(Paul Hanrahan)如此回忆那段时光。保罗于2002年6月-2011年9月,担任AES的全球CEO兼总裁。


        2001年,AES的疯狂扩张之旅戛然而止,甚至到了破产的边缘。当年,安然丑闻之后,银行对于能源行业的贷款业务审查变得谨慎,拒绝再借钱给AES。由于资金链断裂,2002年,AES股价跌至不足1美元。


        “说起来有点讽刺,”保罗说,“其实,AES一直是‘反安然之道’运行的。我们有很多的硬资产,而且一直极力避免能源交易和诈骗。”“当然,我们确实犯了一些错误,”保罗承认AES的过热投资对公司的发展造成了危害。尤其是在拉美地区,2001年经济危机之前,AES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当地四处建造火电厂,后来,这些钱都化为泡影。


        “最主要的原因是,AES总认为自己能够随时借到贷款。”保罗说,“人们不会愿意向一家一直在借贷的公司贷款,这是我接任CEO后谨记的首要教训。”

        安德里斯认为,是时候退出这些地区的火电业务了。
        但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智利。智利煤炭资源丰富,而且电力市场存在大片的空白,根据安德里斯的计划,AES将在智利建造大批的火电站。此外,智利子公司AES Gener还将斥资5.72亿美元在智利北部安托法加斯塔地区建设一个太阳能发电厂,并打算未来五年在智利投资25亿美元。目前,AES Gener供应智利北部将近三分之一的能源。


        AES对智利市场的看重,也许就像当年保罗看重中国市场一样,与他们的个人经历有关,安德里斯曾在智利呆过几年,负责AES在那里的业务。但是,对于中国市场,安德里斯有自己的看法,“中国的监管环境以及汇率机制不利于AES获得长期稳定的回报,”因此,他主张退出中国市场,至少火电业务上是这样的。


        这就是AES做事的风格——没有规则,不断打破传统。哪里有利润就开发哪里,从这一点上来说,安德里斯继承了AES两位创始人以及前任CEO保罗的一贯传统。


        当然,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和规划。


        2011年底,AES新增了2000兆瓦的风电装机量,并且以3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俄亥俄州的地区性电力公司DPL Inc。此外,它与重庆能源投资集团的合作仍在继续。2011年,作为奥巴马访华的一大业绩,AES与重庆能投决定共同斥资200亿元人民币,合作开发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及清洁能源项目。


        在安德里斯办公室的画板上,画满了大型风电场和光伏太阳能电厂的规划图。他认为,AES未来发展的重点区域应该是在巴西、美国和智利,而印度、土耳其和菲律宾、越南也会有业务扩张计划。安德里斯表示,一体化的风光城市项目和城市管道项目将是AES的发展重点。